萬書閣小說網 > 戰狼旗 > 第四百五十六章 三大惡少主動加入(下

第四百五十六章 三大惡少主動加入(下(第1/2頁)

“一來,當時田家把他開除族籍不久,他心頭有氣,很有可能一時沖動而報復;二來,能從田家弄到這等機密的情報,又能有點實力炸毀船隊,還要及時的從船隊中收到信息,符合這三點要求的還真沒幾個,可他偏偏都能辦到。要曉得,他當年在田家的身份也不低;三嘛,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:當時,我們三家去運糧食,自然是不想被你在糧食上捏拿,如果船隊一旦出事,你的懷疑度最高。要是有人把船隊弄沉了,那么,我們三家必定怒火的要跟你算賬,到時候,萬一我們打起來,三對一,絕對能到他對你們王家報仇的目的。”

王世華心頭大驚!腦子里浮現出的不是李洪輝說的這種可能,而是何姨不斷提醒的那些話:四大家族能延續數百年不倒,自有其過人之處。而李洪輝這話,應該不是他自己分析出來的,是他背后有家族的高人指點,而這,就是家族底蘊的體現!

想了想,王世華問出了最為關心的問題:“那你們幾個有么子建議?”

“世華,別急嘛!”李洪輝看著已在不遠處等待上菜的丫鬟們,笑道:“你總不能讓我們餓著肚子聊天吧?”

主動把身前的一盤果盤端下去,對丫鬟們招招手,道:“快點把酒菜都端上來!”

一旁的田家富也是邊把身前的果盤端到小凳子上邊打趣道:“這大半年,天天看著王家人餐餐都是雞鴨,我田家人卻在啃樹皮,真是嘴饞的很啦!”

王世華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道:“家富,一碼歸一碼,現在談的是船隊受襲的事……你要談糧食,等下我單獨跟你談。”

田家富見另外兩人裝著沒聽見,只顧幫忙擺菜,并不接話,便知道自己剛才的話說的不是時候——一致對外時,還是不談內斗之事為好,免得破壞團結。

對王世華微微點點頭,淡淡一笑,算是承認剛才說的不對。

等酒菜上齊,王世華揮手讓丫鬟們下去,親自端起酒壺給每個人倒了一杯后,拿起酒杯,笑道:“不管如何,三位能應邀而來,就是給我王世華面子。來!敬諸位一杯。”

找著名目喝了三杯酒后,第四杯滿上,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停下,接著談剛才的話題。

“洪輝,你剛才分析了那么多,到底想講么子?”

“不曉得你們是怎么想的,反正來的時候,家里的人讓我對你表個態:不管田大麻子如何,但他做的實在太過分,完全沒把我們四大家族放在眼里,所以,家里決定,一定要跟田大麻子好好算算帳,問問我李家到底怎么得罪他了,讓他這么下死力氣弄沉我李家的船隊?”

“多謝!”

“這是大家的共同之事,用不著相謝!”李洪輝正色道:“四大家族不管如何內斗,但對外都必須保持一致,否則,四大家族早就讓人各個擊破。”

說著,兩人起身碰了個杯,算是達成協議。

“講的對,唇亡齒寒的道理,我們都懂。”說著,向鼎天站起來對王世華舉起酒杯,正色道:“我向家也是這個意思。”

跟王世華和李洪輝碰了個杯后,三人誰都沒喝酒,也沒坐下,而是舉著酒杯,看向田家富,畢竟,田大麻子原本是田家的人,四大家族要收拾他的話,田家就得是重點‘照顧’的對象,否則,田家暗中使壞,很有可能讓針對田大麻子的事情變成虎頭蛇尾——只要田家給田大麻子通風報信,讓其早早地離開,天下這么大,你到哪去找他?

“你們這么看我搞么子?我都講了,他不是我田家的人了,死活關我田家屁事?”說著,田家富也拿著酒杯站起來,邊跟三人碰杯邊笑道:“實話跟你們講,來時,家里雖然沒這么吩咐,可看你們三家的意思,他是犯了眾怒,我就算想幫他,也沒為了他一個而把田家全族撘進去的道理。我把話放在這里,要真的對付他,我愿意親自打頭陣。”

他都愿意打頭陣了,雖然明知不可能,家里絕對不會讓未來家主當先鋒,可他這話表明了他的堅定態度。

“夠意思。干了!”

王世華說的豪爽,可內心卻更為好奇他們三家為何如此積極,尤其是田家富,明明知道,留下田大麻子跟王家作對,極大的有利于掣肘王家,可還是表態了。也就是說,田大麻子活著的利益,要大大地少于干掉他后所得到的利益,否則,田家又豈會如此?被人輕輕一逼就站隊了。但問題是,到底是什么大利益?

“干了!”

四人同時一飲而盡后,又把酒杯口朝眾人亮了個底。

等三人坐下后,王世華邊給他們倒酒邊笑道:“雖說我們都想收拾田大麻子,可還得清你們給我交個實低,否則,我這心里老是打鼓。”

“世華,我曉得你要問么子。不過,這個問題也不是么子大問題,你回頭冷靜下來稍稍一想就明白。”

“家富,你少給我裝高深,有話就痛快點。要不然,到時候配合起來,萬一出了么子茬子,可別怪我沒問明白。”說完,還沒好氣的嘀咕一句:“我這一天到晚忙的腳不沾地,哪有時間想問題。”

三人笑著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終,李洪輝笑著給出了答復:“世華,你難道忘了,讓我們在武漢接連幾次失利的那只幕后黑手,我們可一直是想報仇都沒個方向。”

王世華一驚,問道:“你的意思是講,田大麻子跟那只黑-->>(第1/2頁)(本章節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)
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