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書閣小說網 > 元罡記 > 第4章 穹明瑣事

第4章 穹明瑣事(第1/2頁)

樊慶文雙手顫巍巍地接過姚五手中那個盒子,連靈力都忘了用。他當著所有人的面打開箱子,其中血淋淋的不是那袁希的項上人頭又是何物。

眼見殺害親弟弟的仇人終于身死道消,兩行淚水徑直從他這40余歲面容上留下。

周圍一眾長老見此,一老者道:“掌門,終于報此大仇了,樊道友泉下有知,可以安息了。”

“是啊掌門,眼下賊人以死,還請掌門保重身體,方能支持大局啊!”又一人見此,反應也不慢的道。

“是啊,掌門保重!”

“諸位放心,我自有分寸,”樊慶文揮手道,“倒是姚小子,牧道友人呢,為何未歸,難道受了什么傷不成?”

“哦,前輩放心,大長老未受任何傷,只是有些事耽擱了。臨行前囑托過在下一定將此人的項上人頭交給前輩,至于和前輩約好的物件,大長老擇日而歸后自會來取。”

“我得到了我想要的,可牧道友卻沒拿走他的,我豈不是占了他的便宜?”樊慶文忽然大笑道。

“前輩說笑了,”姚五也是抿嘴笑著,“以前輩和貴莊的名聲,難道牧長老還怕您過河拆橋嗎?”

“哈哈哈哈,好,這次算我樊某占了牧道友一個便宜,你回去吧。”樊慶文此人名字偏文,笑起來卻有一點武夫的灑脫。

“是,晚輩就先行告退了。”姚五松了一口氣,拱手退去。

待姚五走后,樊慶文臉上忽然轉為陰沉:“諸位長老先行商量魔襲之事,在下先去祭拜一下家弟,稍后便回。”

“掌門慢走。”

樊慶文正要催動遁光,卻又回首說道:“對了,那些百毒堂的余孽都還在世吧,通知顏長老,用他們的命祭奠家弟,外面還有些魔人出沒,小心了。”

他說完此話便飛快遁走,話語冰冷,沒有絲毫讓人拒絕的意思。只留下諸位長老面面相覷。

……

穹明山,奇云山脈六大宗門之首,而整個姜國西南邊地的山脈大都歸屬于奇云山脈,可見穹明山在西南之地的地位了。

而此時,此山山腰的一座院落中,幾名白衫弟子正交談著什么。

“你們聽說了嗎?這魔襲又要來了,這牧長老怎么還沒回來?”其中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道

“嘁,這次魔襲才幾百魔人,這么點人數長老會自能解決,再說了他可是奇云九靈之一,能出什么事?”一個眼睛水藍的女修樂呵呵地說著,“不過,我倒巴不得他出點什么事,看他那樣我就來氣,只要有他在,喬師伯指定討不了好,倒時候跟著遭罪的一定是唐師兄你。”

“我倒沒什么,幾句言語而已,只是他總是刻意打壓我們青云峰,看不慣罷了。”那唐姓男子道。

那水藍女子接著道:“不過你也是被喬師伯牽連的,你說這‘老牧頭’和喬師伯什么仇什么怨啊!”

“誒誒,我聽說啊,喬師伯和段長老以及宗主不對付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傳聞當初宗主血洗了一個中等修士家族,引得喬師伯勃然大怒,對不對?”另一個個子稍小些的,滿臉興奮的男子口無遮攔地說著。

“你都是從哪聽來的啊,這都知道!”那唐姓男子一陣無語,“其實我只知道他們因一件事,鬧得二人彼此不合就是了。出去可別亂說啊!”

“師兄還訓斥我,自己還不是想談及此事!”那小個子翹個嘴巴,一臉不滿地嘀咕著。雖是嘀咕,在座各位還是聽得清楚得很。

“呵呵,師弟還在計較此事呢,師兄也是一時心急,私下談論這兩句倒也無妨,別生氣了,啊,”水藍眼睛姑娘聽得小個子抱怨,竟露出一抹悅笑,“不過說到底,陸良棋才是牧全的弟子,宗主又沒有弟子,若是日后宗主退位,宗主之位肯定在你二人間,以師兄如今的境遇勝算可不大呀。”

“就算如此又如何,”唐姓男子忽然露出一副不屑的樣子,“師妹你也知道,我對宗主之位可不敢興趣,況且宗主雖然應該用過駐顏之類的法術,不過據我觀察,他壽元還很多,待到他退位也不知還要多少年,這么些年的時間足夠他扶植陸良棋了。”

“誒,唐師兄,我記得秋祖祭還有大概兩年時間便要開始了吧,若是到時師兄大展身手,將那姓陸的打個落花流水,全宗上下誰不得高看你幾分!”那小個子像是忽然想起了此事,鬼靈地說著,像是忘卻了之前的尷尬。

“去你的,哪是這般輕松的,且不說到時秋祖祭上高手眾多,我還不一定能-->>(第1/2頁)(本章節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)
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