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書閣小說網 > 元罡記 > 第5章 交手

第5章 交手(第1/2頁)

“姐姐為何忽然提及此事?”蘇漣韻聽到蒲云傾此語,羞愧難當,連忙轉過身子,頭都低下了。

“我這個姐姐不是白當的,你身上可沒有一點同相公共度雙修的痕跡。你不知道也很正常,男女修士雙修過后,身上的氣息難免都會有多多少少的改變,我這么一說妹妹就明白了吧!”蒲云傾笑嫣嫣地解釋道。

“妹妹我成為公子侍妾雖說也不過一年時間,可公子從沒碰過我,他同我說待到我進入修煉瓶頸時再度雙修之法最佳。可我又怎能不知那不過是公子的推托之辭而已,想來公子納我為妾也不過因為蘇家的勢力吧。”蘇漣韻邊說著,面龐上竟落下了一滴輕淚。

蘇家,是一個修士家族,其在奇云山脈的勢力之大不說第一也在前三。的確,從大局的角度出發,二者的聯姻確實讓穹明山和蘇家強強聯合。

“姐姐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,”出乎意料的,蒲云傾倒是很直接,“人世間都有許多人身不由己,又何況我等修仙之人呢!再說了,只要妹妹一日為妾,以你的聰慧,何愁此事不成?”

“姐姐知我心便好,若不然的話,妹妹我在宗內可就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!”

……

一片灌木林上方,狄青豪和那李涵二人無聲無息地飛遁著。

“師弟,距離同師妹她們會和之地還有多遠?”高空中,狄青豪忍不住問道,顯得焦急萬分。

“大概還有半日路程吧。”李涵一邊加持遁光,一邊說著。額頭上不時有汗珠落下,他取出一粒丹藥正要服下,耳邊突然傳來狄青豪的聲音:“師弟小心!”

狄青豪一邊說著一邊抬手沖著李涵背后的虛空處一掌過去,一道墨綠色手掌奔去。而李涵身后一縷黑氣騰繞,黑氣中隱隱約約可見一位黑袍少年。那少年在狄青豪出手的同時左手彈出一縷黑絲線襲向李涵,右手掏出一柄黑色小刀揮出一道刀芒迎向那墨綠大手。

李涵自然聽到了那提醒之語,可他哪來還得及轉身攻擊,知得雙手一擰,身上冒出來許多黑紫色氣體,這氣體迅速擴散,將他包裹得嚴嚴實實。在他看來以他的護體瘴氣,應該能擋住那黑色絲線了。可那黑色絲線鉆入瘴氣后,只是速度降了些許,還是結結實實地穿過李涵的右肩,李涵望著淌著鮮血的肩膀,著實吃了一驚,他連護體靈光都沒來得及打開,不過看這黑絲線的威能,就算打開了多半也是無濟于事。

而另一邊,那黑色刀芒與那墨綠大手相撞,二者皆化作虛無,不過墨綠大手被打散后,卻化作綠氣擴散在空中,那黑袍少年也被包裹在了其中,少年也不敢怠慢,連忙屏住呼吸,一邊迅速打開護體靈光。

而狄青豪趁此,掏出一柄青綠小劍,沖向李涵,迅速斬斷那黑絲線,拉著李涵便往遠處飛去,可前方忽然又飛來一個藍袍青年,其嘴里還大喊道:“想跑?先過了我這關吧!”

這藍袍青年雙手拿著一條黑色長矛,朝著二人一刺,狄青豪見狀,連忙推開李涵,一手拿著那青綠小劍,抵住那長矛,不過沒一會兒,此劍便嗡嗡直響,頗有些抵不住的樣子。

“怎么,這就不行了?”那藍袍青年嘴角一抿,頗有些嘲諷之意。

“還早著呢!”狄青豪輕呼一聲,彈開長矛,拿著青綠小劍朝藍袍青年砍去,青年見此,也拿起長矛反擊。片刻下來,二人已經對砍對此了十幾回了。

李涵見此,體內靈力一催,肩頭內剩余的黑絲便排了出去。催動著黑紫色瘴氣朝二人襲去。方才被狄青豪救了之后,那黑紫色瘴氣,便被他收回了體內。再說那半截黑絲線,被李涵排出體外后卻自動飛向一處虛空,回到了黑袍少年的手中。

藍袍青年和狄青豪對砍了幾十次后,附近的黑紫色瘴氣忽然一聚,襲向藍袍青年,青年見此,在長矛上一用勁兒,便將眼前的狄青豪推開,朝一邊飛去,那黑袍少年的黑絲線不怕這瘴氣,可不代表他們人碰了就沒事。可他剛飛起片刻,腰間一緊,動彈不得,卻見一明黃色小繩系在其腰間,小繩的另一頭,卻是被那狄青豪緊握在手,他嘴角一翹,像是得逞的陰謀家。握著小繩的手一拉,藍袍青年整個人便被拉向瘴氣。

青年大感不妙,想斷開繩索,將手中的長矛一揮,試圖斬斷小繩卻沒有絲毫作用。他一咬牙,也不管這繩索了,拿起黑色長矛朝這狄青豪虛空一刺,無數黑氣一聚,化為一條黑色小蛇襲來。而狄青豪則抓起青綠小劍,蓄力一斬,這劍芒看似普通,卻隱約從其中傳來一聲鳥鳴。二人的攻擊撞在一起,在空中傳來爆破聲,趁此機會,李涵在一旁雙手一掐這法印,四散的瘴氣忽然一聚瘋狂地打入那藍袍青年的身中,一聲慘叫從其身上傳出,藍袍青年倒是一直被瘴氣灌體得不省人事。

見此狀,李涵嘴角一笑,忽然又面色凝重,轉身沖身后一虛空一揮手,一道瘴氣噴出,從那邊冒出一人,飛動著躲著這瘴氣,赫然便是那黑袍少年!而那黑絲線,卻被濃厚的瘴氣擋在李涵面前幾尺處,不能動彈。看來先前此瘴氣被洞穿只不過是因為不夠純厚而已,以數量對之,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。

“哼,同樣的招數我可不會中第二次!”李涵笑道,手里的法印還在控制著瘴氣。

“是嗎?”一個冰冷的聲音忽然在他的耳邊響起,讓李涵為之一怔,這聲音分明是那藍袍青年的聲音,不過語氣卻像變了一個人一樣。他連忙回首望去,只見那藍袍青年的體型足足漲了一截,后背上又長出兩只手,上衣和那狄青豪的明黃色小繩早已被撐破,面目上更是說不出來的猙獰。原來還是和二人-->>(第1/2頁)(本章節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)
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