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書閣小說網 > 元罡記 > 第33章 寶塔與水墨畫卷

第33章 寶塔與水墨畫卷(第1/2頁)

峽谷中的一條河流上空,三人正在戰作一團,其中兩人便是天符門門主常靖和川云書院院長墨歸真。原本墨歸真是和宋恢行、黃仁師兄弟一隊的,但常靖對付魔人竟隱藏了修為,先前都以為這個看起來有些憔悴的黑袍魔人是蒼靈境后期的修為,哪知其已是蒼靈境巔峰。

墨歸真知道自己和常靖都是蒼靈境后期,川云書院雖然行事低調,可與天符門本就修好,而自己一組三人也不過對付兩名魔人,考慮到種種因素,他便來助常靖一臂之力。

“積元期”不過是邁入修道之路的一道門檻,當今人們的認知中,有五大境界,從低到高依次是:化元境、真丹境、凝神境、蒼靈境、天虛境,當然有時人們將其中的“境”說為“期”,意思是一樣的。

每一個大境界中又被人為地分為:初期、中期、后期、巔峰,這些小境界也是有修為上的差別,所以劉慕寒、閔落榮兩個凝神初期的修士能從凝神巔峰的林靳歌的手中逃出來,可見是有多么的不可思議。

這黑袍魔人可是蒼靈境巔峰,墨歸真只能陪常靖一同作戰。

此刻,這黑袍魔人正拿著一座塔狀寶物,其中不斷涌出一些魔鳥、魔犬之類的魔獸,雖然這些魔獸的修為不過才凝神境,可陸續出現幾十上百的魔獸,二人即便蒼靈境也感覺頗為棘手。

“常道友,必須先摧毀了哪寶塔,否則我二人非得被這些魔獸襲擾,耗盡靈力而亡!”墨歸真向常靖傳音道,兩個一宗之主這樣憋屈而死,那可就要成為奇云大陸眾修士的談資了。

而常靖怎不知這個道理,同樣向墨歸真傳音道:“我知道,墨道友。事到如今了,我二人也不必遮遮掩掩的了,有什么手段都盡管使出來吧。這魔人的修為高我二人一截,唯有死戰方能存活!”

墨歸真沒有再說什么,翻手取出一副畫軸,附帶淡淡靈力的手掌一揚,畫卷就此展開,可以看見,這像是一副水墨畫,其中山林霧繞,江面平靜無比,還有各色飛蟲走獸在林間、湖面嬉鬧。

墨歸真默念著什么口訣,這些畫卷中的動物竟紛紛從其中飛了出來,畫卷像是江面一般,原本平靜安寧,隨著一個個飛蟲走獸的飛出,接連泛起波瀾。

令人驚訝的是,畫卷中嬉鬧安詳的動物,飛出畫卷后,竟紛紛變得張牙舞爪,一個個兇猛異常地撲向空中的那些魔獸,將它們撕咬開來。

也不知常靖是不是見過此景了,并沒有驚訝,其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沓紫色符箓,在身前撲開來,足足上百張的樣子,單手掐訣,這些符箓泛起淡淡靈光,向空中的魔獸飛去,那些魔獸被紫色符箓觸碰到,竟紛紛碎裂開來,像是一本書拍過煙塵一般。

黑袍魔人見此景,頗為驚訝,這寶塔可是其強力法寶,雖然捕捉、祭煉魔獸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心血,不過憑著此寶,不說萬人之上,也頗為得勢。

當然他也看出來,主要是這二人的手段頗有些克制寶塔的意思,不過誰的法寶更強的話,還是要看看它們的全部威能!

說著,黑袍魔人的魔力調動地更快了,寶塔上的魔力也變得狂躁起來,一時間,各色魔獸紛紛狂涌而出,數量多達數百,蓋住一小片天空,戰場下的河面,原本天空的倒影也都被遮蓋住,原本艷陽高照的天空,一時間竟感覺變得有些昏暗。

空中的魔獸忽然多了起來,原本還占些優勢的水墨飛蟲走獸和紫色符箓,開始被魔獸反擊。細看之下便會發現,這些補充的魔獸較之先前的,更為狂暴,常、墨二人的手段都被摧毀了許多。

“墨道友!”常靖連忙傳音道。

墨歸真明白常靖的意思,只手對著畫卷一會,其中的湖江竟溢出畫卷,向著那些魔獸涌去。

不用說,如此大量的江水,剛剛觸碰到魔獸便將它們“撕碎”,空中數百的魔獸,十之七八都是被畫卷中涌出的江水淹殺,常靖趁機掐訣,剩余的紫色符箓一股腦地撲向剩余的魔獸,上百魔獸便這樣被“獵殺”。

從畫卷中涌出的江水經過“獵殺”,沒有了之前的威能,向著下方的河流墜落而下,夾雜著魔獸的血液,像是下了一場血雨,將下方的河水染紅。河面上還漂浮著許多魔獸的尸體,隨波而流,不久前還清澈見底的小河,儼然成了一條血河!

“什么!這......”黑袍魔人不敢相信,兩個修為低自己一截的修士,竟就這樣摧毀了他引以為豪、聲勢浩大地的攻擊!

而常、墨二人同樣不好受,在空中喘著大氣,靈力消耗較大,二人紛紛服用丹藥或是手握靈石回復靈力。

黑袍魔人雖然震驚至極,但也是修煉了許多歲月的人,輕吐一口氣,很快便穩定了心態。他望向常、墨二人,雖然沒有看見二人袖袍之中的靈石,但這樣的距離,已經被他的神識探查到了。

常、墨二人也發現了情況,忽見那黑袍魔人揮出數到魔氣攻向二人,常靖反應迅速,揚出一張橙色符箓,橙色符箓靈光一閃便化為一道光幕擋在二人前方。

魔氣撞在光幕上,只是令它微微晃動,常靖稍一掐訣后,便穩定了下來,魔氣也消散開來,可那黑袍魔人竟不知所蹤了!

墨歸真忽的心有所感,收起水墨畫卷,同時轉頭一瞧,這黑袍魔人便在二人身后幾丈-->>(第1/2頁)(本章節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)
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